投资价值相对论

2022-06-24 23:56:26

6080影视 https://www.alzlw.com/

  在诸多投资方法中,价值投资无疑是最简单、也最容易带来长期回报的。君不见,全世界最优秀的投资者中,一大半都是价值投资者。这些前辈的成功,告诉我们,这条路比较好走。

  价值投资的目标,自然是发现价值。但是,不少投资者对价值的理解,却停留在静态的层面,认为有价值就是有价值。其实,我们应该用一种更加动态的方法理解投资价值:所有投资价值的优秀与否,都是相对的。

  在不少刚学习价值投资的人看来,有价值的东西只需要买入持有,等待价值像自己规划的那样兑现在价格中就行了。这种做法固然没错,也可以让投资者赚到不错的利润,但是它并不是最好的方法。

  要知道,所有的投资,其价值高低与否,其实都是相对的,而不是绝对的。也就是说,一个资产有没有价值,并不完全取决于它本身有没有价值,而更多取决于和其他资产相比,它是不是更有价值:在只有兔子的世界里,一只猫就能有老虎的地位;而在清华北大毕业生到处都是的基金行业,多高的学历也就那回事。

投资价值的“相对性”

  让我举几个简单的例子,你就会明白投资价值的这种“相对性”有多么重要。

  对于同等商业内涵的两家公司A和B来说,如果A公司的股票是10倍PE(市盈率),那么它的股票可能蛮有价值。但是,如果B公司的股票是5倍PE(前提是商业内涵完全一样),那么显然,A公司的股票没有B公司有价值。

  如果有两只估值一样的股票,都是5倍PE,虽然这个估值已经足够吸引人,但是其中商业内涵更好的公司,比如净资产回报率更高、增长更快、现金流更好、负债更少,那么很明显,即使估值一样,这家公司的股票也比另一家公司有价值。

  投资价值的相对性,不仅反映在上述两只股票中,它可以反映在任何地方。

  比如,在2000年,中国一线城市的房地产,其房价和年租金的比值只有10倍左右,而同时股票市场的平均PE(市值和年利润的比值)是60到70倍,那么相对来说,房地产就更有价值。结果,在此后20年里,房地产的表现远远好于股票。

  而到了2015年,创业板指(399006)的PE一度高达大约150倍。这时候,意味着这个股票指数的年均回报率(PE的倒数)只有1/150,也就是0.7%。相比之下,银行理财产品的回报率大概在3%到4%。很显然,股票指数在这时候没有现金有价值。从这个估值算起,在后来的许多年里,创业板指的表现远逊于现金。

  其实,投资的价值是永远处于不断变化中。举例来说,我自己列入观察名单的股票(估值不高、而且商业模式我能看懂),在A股和港股往往有数百只之多。这些股票每天都在交易,它们之间的价格比值天天都在变化。我又怎么能认为,今天最有价值的几只股票,过了半年一年以后,还是最有价值的那几只呢?

巴菲特也经常交易

  如果我们仔细看历史上成名的价值投资大师,就会发现他们也绝不是“买入持有、丝毫不动”,而是在他们的投资生涯里,进行了无数的交易。

  本杰明·格雷厄姆在投资时,就非常强调通过交易,不停把贵的股票卖出,买入便宜的公司。他的理论继承者沃尔特·施洛斯,则更是以同时持有几百只股票、不停交易、寻找相对最优的价值闻名。即使是倡导长期投资的沃伦·巴菲特,我们如果仔细观察他的投资,就会发现他其实也在不停地交易。

  事实上,巴菲特非常强调“资本配置的最优性”,也就是不停地把资本从回报率更低的项目上抽出来,投入到回报率更高的项目上去。就在2022年,巴菲特刚刚清仓了富国银行,又在油价上涨中不停买入西方石油的股票。谁说巴菲特不喜欢交易,只做长期投资呢?

  需要注意的是,价值投资者的交易,和投机者的交易,有一个本质的区别:价值投资者的交易,是不断寻找相对价值的过程;而投机者的交易,是不断追随市场价格变动的过程。看起来都是交易,其实背后的哲学完全不一样。

  那么,为什么不少投资者经常会把价值投资理解成“长期投资不动”呢?

  这是因为,长期投资一只股票不动摇,是人们最容易理解、故事性最强、最容易传播的价值投资方法。想想看,你是更容易记住“巴菲特买可口可乐赚了大钱”这个故事呢,还是更容易理解“巴菲特买来卖去做过好多好多交易”呢?

  同时,长期价值发现、有长期的商业眼光,也是价值投资中交易的核心。因此,对于任何价值投资者来说,“长期眼光”都是必需的核心。由此简单衍生出“价值投资就是长期持有不动”,也就情有可原了。

  放弃对价值刻板、单一的认识,抱着长期的眼光,不断怀疑自己现有头寸的相对最优性,不断发现相对更优的投资价值,灵活地根据投资价值的变化而改变自己的头寸,这才是价值投资的更高境界。

  对于这种灵活性,中国古代经济学家计然,用一句“行如流水”概括得淋漓尽致。

  根据《史记》记载,当越王勾践天天卧薪尝胆,急于灭掉仇敌吴国时,他的大臣计然对他描述了这样一个投资策略,可以帮越国搞到足够的钱来攻打吴国:“贵上极则反贱,贱下极则反贵。贵出如粪土,贱取如珠玉,财币欲其行如流水。”

  翻译成白话文,计然是说,商品(投资品)的贵贱并不是固定的,而是不停变化反复。价格贵了、价值低了就卖掉,价格便宜、价值高了就买进来,让财富如流水般川流不息,这样就可以赚大钱。

  越王勾践依计而行,“修之十年,国富,厚赂战士。士赴矢石,如渴得饮,遂报强吴,观兵中国,称号五霸。”十年以后,越国钱财如山,于是重赏战士。在战场上,拿到钱的越国战士冒着箭雨冲锋,就像渴了的人喝水那样兴奋。越国由此灭吴,成为春秋五霸之一。

  说到金钱对战争的作用,插一个历史小典故。据说在清朝,曾国藩统帅的湘军,工资相当于民众平均工资的数十倍之多,还不算打下城池以后抢掠的钱。当时,据说有“一人当湘军,全家做地主”之说。由此,湘军才得到了足够的战斗力,最终攻破了南京城。

  看来,“香饵之下必有悬鱼,重赏之下必有死夫”,诚不我欺。

  其实,投资价值都是相对的,我们人生的际遇又何尝不是?

  这个世界上没有最好的人生,也没有最坏的人生。身无分文确实很糟糕,但是比疾病缠身要好;孤身一人确实不开心,但是比仇家遍地要好;劳碌工作确实让人乏味,但是这样的日子也比破产欠债好得多。

  对于这变幻莫测的人生,我们所需要做的,是在志得意满时功成身退,要知道成功的欲望无穷无尽,永远不可能得到满足。这正如古人有诗云:“上蔡东门狡兔肥,李斯何事忘南归?功成不解谋身退,直待咸阳血染衣。”

  而在心灰意冷时,我们要试着重拾希望。毕竟,我们觉得再糟糕的生活,也许是别人梦寐以求的日子:想象一个瘫痪在床的病人可以重新站起来,或者一个双目失明的人重见光明,那么即使股票账户亏损了100%,对他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呢?

  回到投资中,我们务必记住,我们手上的投资,大概率不是世界上最好的投资。我们需要不停寻找更好的投资,让我们的投资组合变得质量更高、估值更低、安全性更佳。

  这样孜孜不倦、生生不息的投资态度,而非敝帚自珍,总是持有不动,才是价值投资的更高境界。

 

(文章来源:e公司)

文章来源:e公司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Copyright© 2015-2020 藁城百事通版权所有